樱桃app污

晚上老方家又会摆两桌,这是约定俗成的习惯。

林凤跟方正国早有准备,叔伯邻里也有这个心理预期。

“方年这是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?”

“肯定比三哥开得好。”

“那是当然,年轻人学东西都快。”

“以后也早点喊我屋里二哈宝去学个驾照。”

“……”

是的,连方年都没想到,叔伯邻里对他会开车这件事情的兴趣,竟然远远超过老方家买车。

于是,方年只好打着哈哈应付着大家的好奇。

“暑假边打工边学会的,正好驾校对学生学车有优惠,两千多块钱就考出来了,比桐凤还便宜。”

方俊华喳喳了一句:“考驾照太浪费时间了,像我们这种打工的,就抽不出时间来。”

“那也不见得,周末也有时间的呀。”方芬芬插了句嘴。

和服美女撑伞莲步轻移

方俊华撇了撇嘴:“那得多长时间喔,我反正没那个耐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茅坝不大,青年一代人不多,方年不仅成了十年来第一个大学生。

又成了这十年来第一个有驾照的人。

这包括了老中青三代。

连方正国拿驾照都比方年要晚一些。

对于农村来说,如果不是要开车谋生,没谁会去花钱考驾照,所以驾照持有率很低很低。

起码还要过几年,才会呈激增趋势。

聊着聊着,大家又起哄,中年一辈挨个上驾驶位坐了坐,甚至还点了火,不过没人去踩油门。

最后话题又绕了回来。

“三嫂啊,你家这车多少钱买的?”

“怎么也得十好几万吧?”

“……”

方年抢在林凤开口之前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就是个普通桑塔纳,部手续办下来7万出头。”

“这么便宜啊!你们家怎么不买个好点的,像那个宝马奔驰啊!”方俊华立马接过话头。

方芬芬也很奇怪:“对啊,年哥哥,怎么没买个好车。”

“是哒,怎么会买一辆这么便宜的车?”

见状,方年满面笑容,咂嘴感慨:“没钱呢,宝马奔驰比盖个房子都贵,我觉得桑塔纳挺好的。”

“要是有钱谁不想买好的。”

看着方年‘谈笑风生’的样子,林凤就有点来气!

她现在起码有十三个看不上这辆普桑。

在林凤眼里,这辆车就一个字:丑。

偏偏方年也好,方正国也好,都挺喜欢,觉得样子硬。

林凤勉强被方年说服的是价格。

结果临了临了真签合同买时,林凤忽然发现方年选了同款里面最贵的配置,零售价12.28,落地13万多。

她没忍住问了句销售人员,才知道比她看中的宝来还贵!

当时方年用了一堆的借口:

“手动挡比较难开。”

“自动挡舒服一些。”

“便宜车里的高配比贵车的低配要好得多。”

“听我的,准没错。”

反正付款的是方年,林凤最后也拗不过,只能认下来。

偏偏现在方年还要故意一次又一次的说。

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,林凤气不过,悄悄用眼睛剜向方正国,好几次!

方正国忙着散烟,跟同年龄段的中年一代交谈甚欢,满面春风,根本就没注意过这些。

方年无意中见到,在心里替方正国祈祷了两句:“保重。”

…………

晚饭之后破天荒的没开牌桌。

大家围坐在茶几旁。

三面环状的组合沙发够大,能坐下十来个,还有单人沙发椅,并不挤攘。

“大学生,你现在书读得最多,见识也最多,你给我们说说看,现在这个社会,我们这些农民能找什么出路。”

方俊华的父亲遥望向方年,挑起了正事。

话语落下,客厅里的嘈杂声音减弱了许多,大家都比较关心。

接着又有人搭话,是方正斌:“去外面做土棚子,过年拿工钱真的是非常困难,今天我还有工钱没讨到。”

“也是吃了当年读书少的亏,什么都不会,除了土棚子就是挖煤。”方正良也跟着说了句。

虽然开口说话的人多,但不乱。

方年面露笑容,沉吟着说道:“这个问题有点难倒我了。”

“我就硬讲两句,叔叔伯伯哥哥你们随便听听。”

声音不高不低,语速不快不慢。

方年整理思绪,语气平静的道:“今年在外面行走应该都听过国家的一些计划,民间有人喊这个叫‘四万亿计划’,主要资金分配到基建项目上去了。”

“个人看法,可能最近一两年,合伙去做个正规施工队,有比较好的行情。”

说到这里,方年见大家都在沉吟,不吱声,又说。

“一方面是现去学什么技术,需要时间精力,还有可能跟不上时代发展;

另一方面,比如说我们茅坝,大家合伙搞一个正规施工队,跟国家正规公司签承包合同,有保障,风险也不高。

虽然总归还是卖苦力,但方方面面的收成可能会更高一点。”

“有句老话说得好,人多力量大,人一多,去外面讲话底气都足。”

方年的话语落下后,方正斌当先开口:“如果是搞施工队的话,跟现在做土棚子没什么区别吧?”

“现在也是喊屋门口的熟人,一起去做。”

“……”

方年想了想,用更简单的方式解释:“我的意思是,用集体的形式去跟人谈。”

“不搞现在的单打独斗,掌握话语权,比方说哪个地方缺了人,缺多少人,领头去谈,然后集体分配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随着讨论,方正斌他们也明白了方年的意思。

合伙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。

可以化被动为主动。

可以有更低的风险。

可以有更高的保障。

以及在合适的时候,可以选择去挂靠在建筑公司旗下,又或者可以自己去成立小的建筑公司。

方年说得其实很详细,从短期、中期、中长期,都有涉及到。

而且,方年也不是无的放矢,以村为单位的施工队,在市面上并不罕见。

一步一步做起来的,也不在少数。

再不济,硬是做不起来,也影响不大,无非就是回到以前,总归不损失什么。

总之,方年在说这些的过程中,也夹杂了自己的一部分观点:

一是:想要等天上掉馅饼,是不可能的。

也顺便替方正国做了决定,明年去大坪摆摊,试试水。

就顺便表达了二。

他方年不是神人,虽然的确是去了申城上学,但懂得东西也不多。

方年说得有理有据,又诚恳踏实。

长辈们也就还是比较认同的。

话茬才说完,方俊华忽然开口:“那你觉得像我们,应该去学点什么找点发财路?”

这个问题方年还是很愿意回答,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现在可以学的技术种类很多,不怕脏的有汽修之类的,要想去坐办公室的轻松工作,毫无疑问是计算机技术;

现在电视上广告非常多,学起来门槛不高,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。”

方俊华想了想,接着又问:“我听说去学计算机技术,学费很高,要一两万一年。”

方年笑着摊开手:“我给你举个例子。

我表哥林南你们应该都见过,他也是学的计算机,当时也是觉得学费贵,一两万一年。

可后来一出社会,工资就是三千多,现在五六千;

这东西就学个一年,所以无非顶多就是将来的两三个月工资。”

方俊华怦然心动:“你表哥在哪上班?”

“也是鹏城。”方年回答道,方俊华也在鹏城。

方芬芬好奇插了句嘴:“那有没有适合女生学的东西。”

“也有,会计、行政、人力资源等等,多了去了。”方年笑着回答。

“……”

最后,方俊华又问:“那方年你现在大学学的什么?也是计算机吗?”

这话一出,客厅里十几号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。

见状,方年笑眯眯的开着玩笑:“我对计算机不感兴趣,选了个冷门专业,想试试看有没有机会被分配到国家单位去,不能浪费上了这么好的大学。”

方正良立马接过话头:“你看看,难怪说一定要上大学,这就是好处!”

“读得好国家有分配!”

“……”

方年自然听得懂方俊华话里的意思,所以才开这个玩笑,也不是计较,纯粹就是扎心。

他是有一句讲一句,没搞什么乱七八糟的概念。

更不会开口就扯什么大战略、大发展、大数据、大区块链。

尽量是实事求是,贴近现实的说。

计算机技术这个热点,在中国不会是一阵风,从2010年到2020年都一直会有人才缺口,包括人员缺口。

门槛确实很低,上培训机构学习不用任何学历。

合适的时候可以自考专科本科升学历,虽然没机遇的话,只能是个较为优秀的技术工程师,但大多数人的生活都这样。

说句不好听的,试试总比方俊华他们现在要好。

他们现在分布在南方不同城市里的工厂。

或坐或站在生产线旁,日复一日重复机械工作,拿着城市规定的最低月薪,靠加班换更高的酬劳。

时间久了,自己都觉得看不到希望。

至于大家能听进去几分,这件事情与方年就没半毛钱关系了。

他能做的,就这么多。

总之,既然大家乐意问他,觉得他上了大学懂得多,方年也不吝啬回答,能回答的都会回答,但也只会是选择性回答。

…………

年边上的时间过得飞快。

方年不是在跟方歆放烟花,就是在围观牌局,偶尔被拉上场。

有时等方正国闲了,也会陪方正国去对面修好的硬化路面上实际再练练车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就是因为长得高大,被喊去帮忙捉猪、杀猪。

其中包括老方家的第二头猪。

林凤是清楚方年在申城有自己的房子,现在更知道他跟关秋荷是合伙人,所以准备让方年带几十斤肉回申。

家养的猪,一点饲料都不喂的,怎么也比城里的猪肉味道香。

有预备冰冻的,还有就是做腊肉的。

方年倒是无所谓,现在家里有车了,直接送到省城机场,没影响。

在琐屑的杂事,以及欢乐的烟花时光中。

大年三十到了……

======

破碗求订阅月票。

PS:其实也想有大佬说一说是不是有其它形式的出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