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tota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他女儿都毁容了,他还有心情来参加拍卖会?”顾云念眼中闪过错愕道。

慕司宸和顾云念先一步,两人已经到了包房中,居高临下,淡淡道:“不是说已经约好让给他女儿治疗了吗?更何况就算治不好又如何,不过是少了个能联姻的女儿。”

顾云念不解,“阮家不是对阮心爱挺重视的吗?”

一直以来,她没少听说,阮家对阮心爱的看重,可以说是倾力培养,比儿子阮星天,甚至更得看重。

“傻丫头!”慕司宸轻笑,捏捏她的脸。

随即眼中有着了然和淡淡的讽刺,语气微冷道:“那不过是洗脑。越体现了阮家的重视,对比之下,阮心爱才会越向着阮家。而她的能力越强,等阮心爱嫁了出去,才能够将夫家吞并。”

顾云念眨眨眼,对慕司宸的话,有些震惊。

不确定地说道:“的意思是,阮家是有意识地这样培养阮心爱。”

“不确定,只是感觉!”慕司宸摇摇头,阮家做得很谨慎,如果不是总想着把阮心爱往他身边凑,他也不会心生怀疑。

难得慕司宸也有不确定的事,顾云念愣了一下,噗嗤笑了,不过却把慕司宸的话记在了心里。

在脑中回忆着和阮心爱不多的接触,和各种传闻,微微蹙起了眉。

甜心简简大秀迷人风采

她怎么怎么想,都没发觉阮心爱有这样的能力,反而在慕司宸的事上,还有些犯蠢呢。

慕司宸看着顾云念快皱成了一张包子的脸,好笑地捏起拍卖会给包房里准备的草莓,塞到顾云念的嘴里。

顾云念下意识地一呡,红色的草莓汁把她的唇,染得红艳艳的。

慕司宸不禁,低头在她唇上一啄,“好了,别想太多!只要我不给她机会,就算计不到我头上。”

至于还有谁倒霉,被阮家盯上,就不管他的事了。

不管是为了阮家的权还是阮心爱的人,终是贪心所致。

如果是真爱,那也无所谓付出所有了,他一想不会为无关的人杞人忧天。

“说得也是!”顾云念点点头。

以慕司宸的聪明,就算是阮家想,也算计不到他。

顾云念将此事抛到脑后,他们本就是差不多踩着点来的,说话间拍卖会已经开始了。

慕司宸拿过茶几上的册子,邀请函中也有拍卖品的介绍,不过他也只跟顾云念匆匆看过想要拍下的紫萸果,其他的倒没看过。

台上开场的,是一件轮不上压轴,但也差不了多少的古玉梳。

玉梳通体温润,莹白中有着玉纹,镂空雕刻着精致的凤凰,是宫中皇后所用,现在绝对不会有人舍得浪费这么好的玉,来雕刻镂空的玉梳。

大厅的公众席上,已经开始竞争了起来。

不过包房的,还没有一个人出手。

“喜欢这个玉梳吗?要不要拍下来?”慕司宸摊开看了册子上的介绍,这玉梳,是史上一位从皇后到太后,寿终正寝的皇后传下来,给了她出嫁的大女儿,作为嫁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