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瓶抖app

黎蔓之很是愤怒。

“你明明知道清河对他有多爱重,毁了他的本命法宝不说,还给他喂化灵散,以清河对他的感情,怎么可能眼睁睁看他变成一个废人。”

萧恒对成为废人有多恐慌,就有多迫不及待的在夏清河身上采补回来。

楚蕴冷冷一笑。

“难不成我应该对他礼让相待,奉为贵宾吗?”

“早知道你是这么想的,当初我就不弄断他的剑了。”

众人:…….

不弄断他的剑,那剑就插进师傅心口了….

黎蔓之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逆徒,居然敢讽刺她。

黎蔓之不想再争辩怎样对待萧恒是对的。

“可是你这样做,他只会不停在清河身上采补,你害的是清河啊。”

曼妙的包子

现在楚蕴几乎已经可以肯定,夏清河和黎蔓之关系不一般。

不然,不会有这么无脑的宠溺和放纵。

楚蕴一摊手,“清河师妹大可不同意嘛。在我欢喜门,谁还能强迫了她去,更何况就萧恒那个废物。”

众人:…..

黎蔓之,“你明知道她对萧恒的感情,清河怎么可能不同意。”

楚蕴摊手,“这关我什么事?”

又不是她妈,还关心她爱谁不爱谁。

黎蔓之气的不行,胸膛起伏。

“行,这不关你的事,但是清河总归是你师妹,也是欢喜门的弟子吧,你把那个功法也给她一部,再把从秘境里得到的温养丹田的东西给你师妹都送过去。”

清河已经被伤到了根。

要是再这么继续被采补下去,很有可能绝了修炼一途。

楚蕴已经对黎蔓之的脑回路服了。

“给她?然后好让她再去资敌?让那个废物继续采补?”

夏清河,“我不许你这么说萧大哥,他才不是废物。他是个天才,他一定可以站起来的。”

黎蔓之也怒,“什么叫资敌,清河是你师妹,不管怎么样,现在也不能眼看着她毁了。”

她也不是没劝过清河,可是自己这个女儿说什么也不听她的。

当初为了坐稳掌门之位,没能名正言顺把她接到自己身边。

所以这些年也一直在尽力弥补她。

这次也知道是清河太固执,但是有什么办法。

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毁了。

众人:……

以前咋没看出来,小师姐和师傅的脑子这么……

楚蕴烦躁的挥手,“带走,部关起来,谁也不准给他们送资源。”

一说到资源,楚蕴顿了一下。

转头朝正要被带走的黎蔓之伸出手。

两个小巧的储物袋落在楚蕴手里,一看,里面还有不少好东西。

黎蔓之不来闹腾这一趟楚蕴都差点忘了。

继任掌门了手里没点东西怎么行啊。

继续搜罗。

又拽出两个储物袋。

“苏-凝-紫…..”黎蔓之气的发抖。

这可是她这么多年当掌门所有的宝贝。

自己找苏凝紫要东西没要到。

反而还把自己的珍藏搭进去了。

楚蕴收完黎蔓之身上的,又直接往黎蔓之住的地方去。

原主的记忆中,黎蔓之还有一个小金库。

就在黎蔓之房间里。

并不隐蔽,一找就找到了。

看到一箱箱极品灵石和宝物从里面搬出来。

黎蔓之目眦欲裂,看楚蕴的目光凶狠的恨不得把人活吞了。

逆徒。

她是真的敢….

这里面的东西,她自己都舍不得用的。

现在,部便宜了别人。

楚蕴看着黎蔓之崩溃愤怒又仇恨的表情,心里只有冷笑。

剧情中,原主拼尽一切做好让她师父满意的首席大弟子。

任何事情,只要是黎蔓之吩咐下来的,哪怕拼了命,她也会去做。

就像在秘境里,师父让她照顾夏清河。

在知道夏清河和一个男人莫名滚了以后,哪怕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,也要尝试拆散他们。

毕竟师父说了,小师妹还小,不要那么早双修。

越早双修,以后的晋级会越难。

原主这样做,只因为,黎蔓之是她敬爱的师父。

是带她入道给她庇护的人。

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主观偏心。

这也无可厚非。

人心本来就是偏的。

黎蔓之只是偏的狠了点,要求宗门上下万事以夏清河为重。

但是在原主逆袭的愿望里,并没有黎蔓之,这就让人耐人寻味了。

大概不是没有怨。

只是也说不出报复的话吧。

楚蕴想明白了这点,也就不纠结了。

反正原主没说,她就随心而为。

……

把大致的事情安排好后。

楚蕴就挑选了几个人一起出门了。

宗门大比肯定得参加,但是在这之前,她得想办法短时间内提高这具身体的实力。

“掌门师姐,咱们该往哪走啊?”

几人在一个三岔路口停下,一脸纠结。

楚蕴没说话,对神识空间里的后宫系统道。

“你说。”

后宫系统一惊。

楚殿下咋想起来问他了呀?

他好恐慌的啊啊啊!

赶紧感应了一下这个位面,指了指东南方向。

楚蕴微微一笑,抬脚就往那边走。

作为一个觉醒了自我意识的系统,若是连位面剧情都获取不了,那还不如返厂重置算了。

粉鸭子获取剧情的能力是打劫了一个野生系统胡乱学的。

和主神创造出来的,专门穿梭位面的系统差距肯定不小。

其他人一脸懵逼的跟上。

神识空间里,后宫系统也一脸懵逼。

为啥子大佬突然让她指路。

以前都没有过的事啊。

难道……

后宫系统身上倏的白光一闪,难道大佬早就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吗?

没错,他获取位面的能力比鸭子前辈要强。

一来这个位面,他就知道萧恒是怎么回事,甚至萧恒的本体是谁,他也知道。

可是….

如果楚殿下早就知道他的能力的话,为什么还让鸭子前辈去追。

不嫌麻烦吗?

直接问自己不就好了?

后宫系统噼里啪啦的,半响,浑身的光突然一顿。

又一道白光在头顶闪了一下。

不。

不是嫌麻烦。

而是大佬压根就不相信他。

别看楚殿下对鸭子前辈那么狠。

但是在这种需要信任的事情上,还是毫不犹豫的相信他。

呜呜呜……

后宫系统觉得自己真的好难。

以往绑定猪宿主的时候,他一天到晚恨不得直接弄死宿主自己去绑个聪明强大的。

现在……

抬头看看自己头顶的这片如同星空皓夜广阔的神识空间。

强大聪明的宿主碰上了。

尼玛自己降不住啊….

还不知道接下来这一路大佬会怎么指使他。

一个人面对楚殿下,又不得她信任,他真的好怕怕哦。

呜呜呜,想念鸭子前辈的第三天……

()

搜狗